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因为鲨鱼的肉质并不鲜美,甚至还有些糟糕,所以,鲨鱼肉的价格非常低廉,整条鲨鱼也就鱼翅值钱一些,鲨鱼肉一般都是贫穷的渔民才会食用,或者直接用来养殖肉食类海鱼。

好多渔民在收获比较多的时候,并不会保留鲨鱼肉,而是在切割鱼翅之后,将鲨鱼的身躯扔回海里,让海里的鱼类去处理鲨鱼的尸体,算是喂养海里的鱼类了,也并不会有什么浪费。

在得到李安的肯定之后,陈富贵等人立即处理鲨鱼的鱼翅,然后将鲨鱼的尸身扔回大海,而随着鲨鱼的尸身掉入海水之中,马上冲过来一群海鱼,疯狂的撕咬这些鲨鱼尸身,海面上很快再次出现一大片的血色,与之前的血色融和在一起覆盖了好大一块区域,不过,大海终究是太大了,也就一会儿的功夫,随着几个浪头打过,所有的血色便彻底消失不见了,海水依旧是蓝色,仿佛之前的血色从未出现过一般,一群争夺鲨鱼尸身的海鱼也很快消失不见,在广袤的大海之上,区区一些鱼儿实在太微不足道了,甚至,庞大的鲸鱼也只不过是小不点罢了。

一条鲨鱼有四根鱼翅,其中,背部的鱼翅个头最大,足有十几斤重,其余三个要小一些,而十几条鲨鱼所能获得的鱼翅就足有几十个了,这么多的鱼翅,足够李安享用一段时间了。

自古以来,富贵人家总是非常热衷于吃鱼翅,在他们的心里,鱼翅不但美味,最重要的是营养丰富,但后世也有人说,鱼翅就是普通的食物,并没有太惊人的营养,所谓的鱼翅拥有高营养的说法不过是炒作罢了。

对于鱼翅是否含有较高的营养,李安并不关心,只要足够美味便足够了,反正也不会天天吃。

捕鲸船个头这么大,自然有后厨和就餐区了,在得到这些鱼翅之后? 后厨马上开始进行处理? 午饭便有一道鱼翅美味了。

几名陈富贵的属下用新打的海水将甲板上的血迹冲洗干净,然后,赶紧用抹布将甲板处理干净? 而后,李安才再次重新走到甲板上? 凝目看向远处,一边欣赏风景? 一边寻找可能出现的鲸鱼。

“李侍郎,这里虽说经常出现鲸鱼,可也不是每次都能遇到,要不让其余几艘船去别处,这样发现的几率会大一些。”

陈富贵显然更有经验? 只是船只一旦分散? 力量就弱小了一分,现在捕鲸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李安的安全,捕不到鲸鱼没多大事儿? 可若是李安的安全出现问题,那就是大问题了。

“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安全。”

陈龙说道。

李安开口道:“不用担心? 让四艘船保持在视线范围之内就行了,互相能看得见就行,一旦遇到意外,也可以互相支援。”

很快,四艘捕鲸船开始分头行动,彼此之间的距离再次拉大,虽然没两艘捕鲸船都能看到相邻的船只,但却看不到另外一侧的捕鲸船,价格越大发现鲸鱼的几率越大。

白鸥群岛拥有大小岛屿数百个,还有更多的礁石,明着在海面上的礁石自然没有什么威胁,可海面之下还有数不清的暗礁,而这些暗礁是非常危险的,一旦捕鲸船撞到暗礁,有很大的沉没风险,所以,一般对于岛屿附近水文情况不太了解的人,是不敢冒险过于靠近岛屿的,以免让船只触礁沉没。

当然,对于经常出现在白鸥群岛的陈富贵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整个白鸥群岛的水下情况,他都了解的非常清楚,他就算闭着眼睛都能轻松的驾驶捕鲸船绕着这些岛屿来回的转悠,若是没有这个实力,他都不敢出海捕鱼,对海域水文情况的熟悉,这对于在海水讨生活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对讨生活海域的水文情况足够了解,才能够保证自身的安全,这也是出海打鱼的最基本安全。

地形安全是第一,其次,还有天气方面也特别需要关注,若是遇到强风和雷雨,对于捕鲸船来说,也同样非常危险,比如还是的飓风,这不是捕鲸船能够对抗的,第三个安全方面的问题,自然就是海盗的问题了,海盗的威胁同样不可小视,尽管这些海盗对渔民的兴趣不大,但若是大型渔船出现的话,他们也是会产生兴趣的,毕竟,鲸鱼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能力捕获的,鲸鱼的价值也远大于普通的鱼类,大船的承载量也更大,自然更有打劫的价值。

因为见惯了渔船,所以,岛屿附近飞翔的海鸟根本就不惧捕鲸船,几只飞累了的白鸥,惬意的停靠在桅杆的顶部,不紧不慢的清理自己的羽毛,并没有因为下面有人走动而被惊吓,当然,清理完羽毛之后,他们不介意将自身排泄的粪便留在桅杆上,对此,渔民也是无可奈何,也只能定期打扫了,在海上讨生活的渔民,还真就得罪不起这些海鸟,毕竟,这里是海鸟的主场,若是惹怒了这些海鸟,一群海鸟冲过来,将一大群粪便堆积在渔船上都不是什么难事儿。

白鸥群岛最大的岛屿是白鸥岛,这座岛屿方圆不过十余里,也算不上很大,可岛上植被颇为茂密,郁郁葱葱的,充满了无限的生机。

在这座最大的岛屿内部,是一处盘踞在这里有些年头的海盗的巢穴,只不过这个巢穴做的很隐蔽,并不容易被发现,而停靠在岛屿附近的船只,也都是普通的中等渔船,让人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而为了防止被发现,这些海盗从不在自己的家门口打劫商人和渔民,至少也要远离巢穴五十里外才会开始打劫,当然,也不是每次都这样,万一遇到落单的小肥羊,而周围又没有任何的船只路过,他们也不介意冲出来打劫一番,反正也没有人知道。

此时,巢**仅有十几名海盗驻守,大部分海盗都出门寻找机会了,大部分都去了远处,也有在附近巡逻领地的,尽管他们一般不会打劫附近的渔船和商船,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了解巢穴附近都有哪些渔船经常出没,这些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熟悉了这些之后,他们才能做到心中有数,如此,一旦遇到陌生渔船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可以马上引起警惕了,毕竟,曾经在别的群岛就出现过大唐兵马冒充渔民,坐着渔船突袭海盗巢穴的事情,万一在白鸥群岛也出现这样的事情,那岂不是糟糕了,尽管这只是一种可能,但这些海盗还是不敢冒险,他们本来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谨慎一些总不会有错,毕竟,一旦他们大意了,丢掉的可就是小命了。

一条很普通的小渔村,很快出现在李安的眼中,原本在白鸥群岛遇到小渔船,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李安却发现这条小渔村很不正常,毕竟,李安不是没见过海上的渔船,渔船是没有多大的问题,各种捕鱼工具也颇为齐全,可这些渔船上的渔民就有点问题了,这些渔民不认真打鱼,居然在东张西望,就好像在领地巡逻一样,他们只是渔民而已,又不是大唐巡逻船,他们干啥在这里巡逻,难道他们是朝廷雇佣的巡逻兵,可一看他们的样子,明显就是渔民,这就显得有些反常了。

李安是用望远镜观察的,而那些被观察的渔民,根本就不清楚自己被李安观察了,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准备,自然不会刻意伪装捕鱼了,如此也就被李安看出了一点破绽,而随着捕鲸船的靠近,这些渔民居然还是忙着捕鱼了,看那动作颇为熟练,就跟真的渔民一样,一点破绽也看不出来,在远处的时候不认真捕鱼,等到了肉眼能看清他们干啥的时候,他们突然开始有模有样的捕鱼,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

这同时也足以说明,这些家伙够小心的,几乎是一点破绽都不露,若不是李安早一步用望远镜观察,发现了他们的马脚,还真的要被这些家伙给骗了。

“前面的小渔船有问题,他们应该不是渔民。”

李安看向小渔船,开口说道。

陈富贵倒是没有看出什么,皱了皱眉头,疑惑的看向李安,并没有说什么。

陈龙倒是开口道:“这白鸥岛附近可有海盗出没?”

陈富贵开口说道:“白鸥岛附近三十里之内,几乎没有听说海盗打劫的事情出现,但在四周更远一些的地方,却时常发现海盗打劫商船。”

李安与陈龙对视一眼,笑着说道:“如此欲盖弥彰,这似乎也太笨了一些吧!”

“李侍郎的意思,这艘小渔船是海盗船,这不太可能吧!”

陈富贵笑着说道,然后皱眉看向前方的小渔船,就这么三五名渔民,怎么看也不像海盗,况且,仅仅只有三五人而已,就算想要打劫,也没有那个能力才是,陈富贵不会相信仅凭这三五个人就能把一艘商船打劫了的。

尤其是捕鲸船,前后装备十座捕鲸重弩,这些重弩连鲸鱼都能捕杀,就跟别提海盗了,只要海盗的数量不是很多,根本就不敢招惹捕鲸船,他们可不想品尝捕鲸重弩的滋味。

“就这么几个人,也能打劫?”

陈富贵有些不屑的说道。

李安笑着说道:“你不是说了,在白鸥群岛附近三十里之内,都没有海盗打劫的事情出现么,如此一来,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白鸥群岛内有海盗巢穴存在,而且,距次不远了。”

“不会吧!若是这里有海盗巢穴,没理由我发现不了啊!”

陈富贵对自己似乎很有信心,觉得这里若是有海盗巢穴,没理由他发现不了。

“白鸥群岛的这些岛屿附近,可有大量船只长期停泊。”

李安问道。

陈富贵摇头道:“没有啊!每一座岛屿,我几乎都会经过,没发现大量船只停泊在哪座岛屿,最多也就两三条渔船罢了。”

“走,去最大的白鸥岛,若是这里有海盗巢穴,最大的可能就是在白鸥岛了。”

李安开口说道。

“白鸥岛,不可能吧!这白鸥岛也不是没去过,那里没啥可疑的啊!”

陈富贵低声说了句,但还是服从了李安的命令,让船只前往白鸥岛。

两侧的两艘捕鲸船,看到情况之后,开始逐步靠近主船,以免离得太远,被岛屿的植被遮蔽,看不见彼此。

不得不说,陈富贵的航海水平还是很高的,在暗礁密布的白鸥群岛之内行进的很快,马上就抵达了白鸥群岛的主岛白鸥岛,并准备按照李安的要求,沿着白鸥岛绕一圈。

“李侍郎,这白鸥岛没啥特别的啊!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陈龙开口说道。

李安拿起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白鸥岛,很快就发现了一些异常。

“这白鸥岛怎么还有一条水道,水道通往岛屿内部,只是被漂浮在水道口的植物阻挡了视线罢了,只要把这些植物搬开,完全可以将一艘中等得渔船开入白鸥岛内部。”

李安开口说道。

“哦,通向岛屿还不,还有一条水道,我怎么不知道。”

陈富贵一脸的惊诧,连忙顺着李安所知看了过去,却看不清有什么不妥。

李安笑了笑,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陈富贵,开口道:“你用这个仔细看,就能看出破绽了。”

陈富贵拿起李安的望远镜,仔细的看过去,果然发现了一些破绽,发现了水道的存在。

“哎呦,还真有水道,这用肉眼还真看不见,此处水道附近暗礁特别多,没人敢靠的太近,而隔着一里远,还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这么多年了,居然被骗了,看来里面还真有可能是海盗巢穴,真是够隐蔽的啊!”

发现了破绽之后,陈富贵一脸的震惊,海盗巢穴居然就在眼皮子底下,难怪群岛周边,除了最靠近群岛的区域不曾出现海盗,而周边海盗经常出没,原来巢穴就在白鸥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