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1章 天上来敌

许多人腹诽,你的确胜了,而且是大胜,干净利落,击败四大青年绝世高手,足以震撼各界,让年轻一代深感无力。

但是,你就这样飘了吗?

你虽然横扫恒字辈,中青代几近无敌了,甚至老辈人物下场也难逃被镇压的命运,但是,凭此你就想得帝位?

“你视我们这些老家伙不存在吗?”有一位老究极开口,实在忍不住了。

“老夫,真仙境无敌,你是不是要与我商量下,来与我论个输赢?”又一人开口。

“呵!”黎黑手出现了,站在楚风这一边,对所谓的真仙很冷淡,更有些许不屑!

他睥睨群雄,道:“真仙无敌,也敢说出口,当年,我打遍天下无对手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跳出来?”

接着,他又道:“当世吗,我的确不能以真仙无敌这个说法立身了,因为,将我的腐烂尸体和我的各种执念都聚集起来,说不定可以再上一个大台阶无敌!”

“我……去!”一群老怪物都翻白眼。

第一山这个体系出来的人,怎么会都这么惹人恨,招人不待见!许多人腹诽,先有九道一,又有黎龘,再有楚风,简直……没一个好东西,都该被活活打死才好!

“老夫也认为,我们这一系可继帝位!”九道一迤迤然开口。

域外的仙王都不满,尤其是敌对的势力,怎么可能被他们三言两语就挤兑的闭嘴。

“你们这一系也是够了,目中无人,张狂自大,无法无天,成何体统,也能继承帝位?”

……

两界战场一群老怪物较劲儿,暗中火药味儿十足。

可外界可不这样,当得知楚风力敌四大青年高手,只身一人大破诛仙场,将四大恒字辈轰爆的轰爆? 镇压的镇压,外面已经彻底沸腾。

楚风大胜? 影响太大了,连域外各族得悉自己大界的道子? 当世第一的青年强者大败后? 都震撼了。

对他们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大事!

所谓的一界天骄? 潜力最强大的进化者居然落败? 而且是在合力围杀对方的过程中大败,实在不可思议。

“那楚魔到底什么来头,居然有这等让人惊悚的道行? 是不是可怕的过于离谱了?”

“变态啊,怎么会有这种进化者,他所面对的乃是恒字级怪物啊,这种怪物出现任何一尊? 都能横推十方? 同境界无敌? 皆是注定要载入史册中的怪胎? 结果现在四尊齐出,都让那楚魔杀的杀,击退的击退,这太他么的……没天理了!”

各界,所有强大道统、不朽的世家皆在热议,连一些身份很高、修养极好的生灵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就不用说阳间了,更是早已如同沸水般。

“楚魔成精了,成佛了,成祖了,这个怪物越来越可怕了,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一个人平推四大恒字级青年强者,他这是要上天吗,不,这是想轰破上苍大界壁?怪物啊!”

“时隔多年不见,想不到当年还在与我坐而论道的道友竟成长到了这等层次,超过我了。”

“啊呸,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他是来自小阴间的人,在阳间冒头没多少年呢,跟你八竿子都打不着!”

阳间,一片喧嚣,各种声音都有,甚至连认亲都出来了。

“看到没,那是我叔,与我有远超常人想象的近亲关系!”

这种攀亲,起初让人反感,可是有人认真追溯起来后,人们竟意外的发现,居然还算……靠谱!

这惊掉了一地眼球!

这是十几年前出生的一批天才,自诞生时灵魂上就被人刻字了,有不少写的就是:我叔是楚风!

众人都无言了。

早先时候,就有过这种传闻,那个时候人们都不觉得这句话的背景有多强。

但是现在,一些敌视楚风的人忽然觉得,这么一大批天才主动自认为是楚风晚辈,若联合起来,实力未免有些骇人。

敌对阵营的进化者面色难看,都有一种亲了黑狗的感觉。

“真无敌……楚!”亚仙族,银发如绸缎子般的映晓晓开心的大叫,比楚风自己赢了还要兴奋。

旁边,她哥映无敌真的很受伤,这小丫头是赤裸裸的挑衅,真想拎过来她暴打一顿!

“哈哈,看到没,这就是绝代双骄中的楚魔,请不要忽略另外一人,请诵我真名——欧阳大龙魔!”

怪龙嚣张的大笑着,可是还没兴奋到头呢,就被老古一脚给踹飞出去了,乐极生悲。

“就是这么强,强到你发慌!”两界战场前,活泼好动的周曦也没有被火药味十足的仙王影响情绪,反而哼唱起歌来。

“轰隆!”

突然,平静被打破了,苍穹龟裂,一扇古老的门户浮现,从当中有生物走出,下界而来!

上苍的能量倾泻,这片至高净土、无上之地,今天竟又一次开启了门户,打破了常理!

一头青牛出现,通体皮毛光亮,踩着虚空,一步一步缓慢踱来,在其背上坐着一个老者,周身都笼罩仙雾,道祖物质弥漫。

“嘶!”

众人倒吸冷气,孟祖师击爆一位道祖,现在又来了一尊?

上苍果然深不可测,这种拓路者、奠基人,到底有多少位?

“不是道祖,最多也就是仙王巨头,我们之所以感受到能量浓郁的惊人,那是因为,那些能量粒子都是自上苍倾泻下来的,那个地方太不一般了!”

有仙王暗中说道。

人们闻言,长出一口气,不过依旧有些紧张,涉及到上苍绝对无小事儿,尤其是有生物亲自下来了。

看其排场,绝对不是出自一般的道统!

在老者的身后还跟着几人,有年老者,也有壮年男子。

最为引人瞩目的还是一名年轻人,眼神如金灯,有丝丝缕缕的大道符文泛出,一看就很不一般,这是来自上苍的中青代,毋庸置疑,绝对强大!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mimiread\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我等没有恶意,破例下界而来,是想襄助各位大一统,愿尽最大一份力!”青牛背上的老者悠悠开口,语气平淡。

这个人深不可测,在仙王中属于巨头,属于可以横扫同层次的老怪物!

一时间,他虽然平静如水,但是却给人巨大的压迫感。

甚至,连他坐下的那头牛都很超凡,人们惊愕的发现,连它都在高位阶真仙层次。

两界战场前,顿时安静下来。

在场的没有简单之辈,想的自然很多,现在这种人下界,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的为诸天奉献?过去怎么不来!

“我等愿与诸天携手,成为你们当中的一份子!”老者再次说道。

同时,那个眼如金灯的年轻男子,闻言后露出一股惊人的能量,扫视在场所有的青年高手。

众人瞬间懂了,当成众人中的一份子,这就是说不当自己是外援,而视作拥有与本土一样的身份?

这该不会是要与诸天间的进化者一同竞逐天帝果位吧?人们产生不好的联想!

果然,看这些人的言行举止,极其有可能就是这种情况。

“轰隆!”

爆鸣声传来,秩序符文亿万缕,刺目的符号如同汪洋般布满高天,门户中又有人出来了。

一个高大的老者盘坐在金色的云朵中,冲出上苍的门户。

在其坐下,一个青年男子满身雷电,秩序符号缠满周身,雷霆一道道的绽放,他像是雷道仙王转生!

这绝对是上苍中青代中的恐怖怪胎,诸天中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进化者,一时间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听闻下界在争夺天帝果位,各层次的进化者都可参与,我愿来切磋!”这个如同雷道仙王转世的青年男子大声说道。

他就比较直接了,满头金色发丝如黄金铸成,眼神凌厉,桀骜不驯,直接道明来意。

自上苍而来的人有自身的目的,都是为自己着想而至。

诸天各界的强者心中顿时都有一股怒气,这些人是为摘桃子而来,是冲着天帝果位来的!

你们都不是这片天地的生灵,与诸世界隔开,自古至今,下界的生灵都没有几人可以登临上去。

你们来自所谓的世外,是属于上苍的道统,却想来这里当天帝?!

眼看快有结果了,现在这些人却突兀降临,绝对是想摘走最终的果实,实属半路抢劫!

“这群人……太不讲究了,脸皮实在厚!”连唇红齿白的老古都忍不住了。

年轻人不明白,但是老辈强者都知道天帝果位的重要性,一旦得到这种“大位”,那是可以在原有基础身上提升自身实力的。

尤其是这一次,诸天万界共同承认的天帝位,这是过去无法想象的大果位,有可能在原有的实力基础上提升一个大境界!

这是何其可怕与惊人的事?!

仙王全部眼红,不然何以有这么多老怪物露面?

当然,即便你自身再强,可是单纯靠这种“大位”也不可能真正提升到仙帝层次,有个天花板压在上面。

但是接近拓路者,以及进入与奠基人相对应的领域,还是有可能的。

当然,这些是有重要前提的,你自身原本就已在诸世间足够强大,可以俯瞰各族!

“过分了!”一位很古老的仙王,活过数个纪元了,此时非常的愤怒。

得到诸天共尊的大果位,实力提升一个大台阶,谁会不心动?!

“我就说,上苍的路尽级生灵为什么会干预这场大劫,让诸天大一统后再争那一线生机,原来在这里等着呢,想为他们自己造就出一个奠基者层次的副手?是在为自己的门徒谋福利!”有仙王冷哼,道出心中无比强烈的不满。

第一个出现的上苍来客,骑坐在青牛背上的老者开口:“道友,你们说笑了,大千世界,亿万宇宙,怎么能自我封闭呢,任何一条绚烂的进化路都是需要交流与切磋,单纯的排外最终只会故步自封,让道统衰败,有我们参与的竞争,对各方都有好处。”

他很从容,也平平淡淡,一副超然的样子。

两界战场,一些仙王蹙眉,因为这个老者实在是道貌岸然,说的冠冕堂皇,其目的还不是要摘桃子?

狗皇喝问:“欺负我们这里没有高手吗?我就想问下,路尽级生灵早先定下基调,是不是现在又要改变了,想亲自下场?”

“这倒没有,路尽级至高在上,不会干预这种事,各位道友放心,仙帝层次的存在不会出手!”盘坐在金色云端中的老者开口。

他身边的那个满身雷霆的青年男子睥睨群雄,目光在许多年轻人的面孔上扫过,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九道一开口,道:“既然如此,我就不焚香尝试请‘那位’归来了!”

这种话语毫无疑问是一种无法想象的强大震慑,因为来自上苍的生灵瞳孔都一阵收缩,显然“那位”曾在上苍搅起过无边的惊涛骇浪,哪怕多个纪元过去了,有资格知晓的生物也难以自心中磨灭掉那段可怕的过去!

然而,真正了解的人,比如狗皇,比如腐尸,比如黎龘以及楚风等,都知道九道一在咋唬,早与那位隔绝所有音信!

不过,上苍来客终不是一般的人,很快他们就确信,那个人无法再出现!

“这么说来,你们很自信,不怕被横扫啊!”盘坐在金色云端的老者一点不委婉,可以说相当的直接与粗暴,与那坐在青牛背上的老者相反。

看着他们一个说话冠冕堂皇,一个相当的蛮横,九道一非常不爽,火气上涌,道:“当真欺负我们没人?”

那两大强者不说话,保持沉默,却也更加突显了他们的自负,以及一种无声的轻慢。

“摘桃子来,还敢如此霸道,纵然是人脑袋也给你们打出狗脑袋来!”狗皇气的嗷嗷直叫。

其他仙王亦愤慨,心中窝火。

“来,老兄弟们,该集合了!”九道一大吼,召唤昔日追随过“那个人”的八百老兵。

在他话语刚落毕,场中就多了一道身影,可谓神速,让包括上苍的人都大吃一惊,非常忌惮。

“行啊,我来了,逗猫,遛狗,打上苍?!”来人大咧咧地说道。

这是一个瘸腿的老人,那是大道留下的伤残,他穿着破烂的甲胄,不修边幅,但是,看其精气神似乎好的吓人,满脸红光,眼蕴日月,其身上隐约间竟有帝气在流转,精神矍铄。

这位的心可真大,将打上苍与逗猫遛狗并列起来,也是让人无语了。

狗皇气的直呲牙,想扑过去咬人!

“被仙帝血洗礼过的肉身!?”骑坐在青牛背上的老者心中凛然,他无比的警惕。

“我们也来了,复苏过来真不容易,但是,帝血让我等复苏再生,我们更强了!”

又有两人到了,多少也有些残疾,可两人血气冲霄,如星海在起伏波动,激荡向域外,差点震落下来那些仙王。

“切磋的话,我想还是从我们中青代开始吧!”

满身都是雷霆符文的金发青年男子开口,他觉得气氛不对劲儿,来的这三个老怪物都极其的强大慑人,他想为仙王巨头争取时间,他先横扫下界年轻一代!

欧阳大龙摇头晃脑,道:“这年头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主动送上门挨捶得,这是多想不开啊,究竟想怎么死呢,依照我的估计,肯定上去楚大坑魔直接噗的一声锤爆!”

秩序符文密集、如同雷道仙王转世的青年男子闻言后,目露寒光,盯着欧阳蛤蟆,满身雷光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