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6章 道祖

上苍门开,被泥胎的手掌轻轻一抚,便又闭合,被强行给压制回去!

这是怎样的一种伟力?所有人都石化了,震撼莫名。

那可是至高在上的上苍之地,古老的门户开启,有战车驶出,结果这位孟祖师直接给抹掉半截车体,关闭那道门。

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上到仙王,下到普通的进化者,都有些发傻,皆如泥塑木雕般呆在当场。

都言上苍不可及,可是,有人就是这么的不在意,不怎么待见那样的门户。

此时,九道一心中激荡,发出低吼,感觉浑身热血滚滚。他犹若漂泊在外的孤独游子,单打独对生死很多年,在此时见到了亲人,见到了靠山,老眼都热乎了,差点落泪。

这么多年过去,他居然见到了这一脉的祖师!

“祖师!”他忍不住再次大叫。

狗皇也是眼睛发直,震撼于孟姓大贤是一个进化体系的奠基者,惊于其可怕的辈分。

它上前去,喊老祖自然不为过。

像它这种生物,活过不止一个纪元了,一直都藐视别人为小辈,现在轮到它要伏低做小了。

“咳!”狗皇咳嗽了一声,斜睨了一眼旁边的老人皮,道:“老九啊,真没想到,你都成孙子了!”

狗皇这张嘴,从来就没有招人待见过,现在这种境地下,它还有闲心挤对一句呢。

九道一想掐死它,这主的嘴没把门的,实在欠收拾!

不远处,楚风眼神异样,九道一都成徒孙子了?

真实情况似乎的确差不多,一大体系的祖级生灵出现,第一山的老人皮都要立刻沦为小字辈。

天下震动,阳间轰鸣。

事实上,诸天之源都在跟着起伏,大道皆复苏,皆源于这个老人出世,他身上的道纹显现后,让诸界都在共振,共鸣。

喀嚓!

上苍再次裂开,显然,事情没完,上面的生灵执意要打开那扇神秘的门户。

不过,这一次没有战车贸然下来,似有顾虑,担心再次被人磨掉半截。

“是谁,如此大不敬,竟敢这样毁上苍仙车!”有人发出冷冷的声音,那是一个年轻人,紫发披散在胸前与背后,有些桀骜,十分不满。

然而,他的话语戛然而止,刹那就没了。

在他的身侧出现一人,一把抓住他,直接将其掷出,令他刹那消失了身影。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mimiread\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显然,新出现的进化者是为了保住他,怕他得罪下界不可揣度的强者,招致意外。

“哪位大贤成道?时隔多年,下界又出现一个新体系了吗,多了一位道祖级强者?”来人开口。

透过那道门户,可以看到,那是一个中年男子,面相模糊,不过可以感觉到他似乎心情复杂。

一条路的开创者,一个体系的奠基人,无论他在什么境界,都非常值得人尊敬,可称之为祖。

“我们这一脉道祖有感,开启天门,有请前辈上界,愿供奉真位,迎请您入我们这一系的祖庭中。”

显化在上苍门户中的中年男子再次开口,非常的客气。

“你们走吧,我不会离开旧土。”孟姓老人说道。

“下界不利于修行,曾被侵蚀,有过多的浊气,请道友上界……”

又有人开口,声音苍老,他敢称道友,显然来头大的惊人,虽然没有露出身影,但是其地位可以想象。

他很有可能是一系的道祖!

他要给予孟姓祖师极尊崇的地位,想拉入他们那个体系中。

孟祖师依旧拒绝,根本不动摇。

那个疑似一系道祖的人沉默,没再说话。

孟祖师冷淡以对,似对上苍没有什么好感,再次抬手,竟要主动封门!

一时间,气氛很微妙,紧张起来。

早先开口、但却被人掷出去的年轻人再现,冷言冷语:“我等好意邀请,不曾想有人不领情,还如此无礼!污浊的下界有什么好?”

孟祖师没有理会,对他这种层次的人来说,不会与后世人计较什么。

九道一则直接站了出来,大贤对这种小辈不计较,没有什么可说的,可他却不能不教训。

然而,他似乎也顾忌身份,用眼斜睨楚风。

楚魔头有点腻歪,这事闹的,轮到他出场了,老人皮什么意思,这是让他叫阵吗?

“你说哪里污浊,轻慢谁呢?以你的身份也配,也敢!?”楚风喝道。

并且,九道一擎着战矛,也遥指上苍。

毫无疑问,这么多来没有人敢违逆上苍,更不要说以兵器指着使者了。

“不识好歹!”不仅那个年轻人发火,就是上苍门户前的中年男子也开口:“你们有些过了吧?”

正是曾经将年轻男子掷出去的那个人,他的声音有些冷,颇有些兴师问罪之势。

“上苍了不得?我等不屑去!”楚风冷声道,有人说他不识好歹,他直接点指那个年轻人,示意他下来,哪怕是上苍的强者想俯视他也不行。

九道一脸色亦阴沉,他们这一系的人又不是上不去,“那位”早就打上去很多年了!

他寒声道:“若非当年你等将不祥倾泻,将诡异放逐,此界又怎会被侵蚀?”

这些话语让所有人都心中剧震,竟有这种隐秘?!

“上苍净化了,安全了,而诸天各界却成为你等口中的污浊之地,这又是谁造成的?!”九道一大声质问。

他手中的战矛发光,似乎想将上苍戳出一个大窟窿!

中年男子神色为之一滞,但又马上开口,道:“此中有太多的隐情与无奈,时至今日,很难说清了,这么多年来,上苍发生过太多的动乱与血战,道祖也在征伐,也在解决问题,亦有道祖殒落。”

嘶!

人们倒吸冷气,感觉心惊胆颤,今天都听到了什么?全是惊世的大秘!

“不管怎样说,当年,尔等倾泻祸源,就是不对,而今却还鄙夷,说下界污浊,并以手遮鼻以示嫌弃,你们是……什么东西!”九道一发怒。

孟姓祖师一直很沉默,现在,则直接动手了,灰扑扑的大手探出,再次强行将上苍的门封闭。

他似乎不想与上面的生物对话,对他们无好感,直接付诸行动。

“道友,我还有些话要说,想与你见上一见。”

宏大的声音传来,疑似道祖的人开口,没有开启门户,便直接透过苍穹传下声音,震慑了诸天各界生灵。

强如九道一,现在也身体微微发颤,竟要软倒下去,显然那种声音对他也是一种警告,无形中就可以压制他!

见到这一幕,轮回路深处飘出无数光粒子,尘埃漫天,孟姓祖师的双目射出慑人的光束,洞穿天地。

“道友何必拒人千里之外。”

上苍,随着声音落下,天穹裂开,被一只金色的大手强行撑开了,再次露出恢宏与浩瀚的上苍一角。

显然,是那位道祖动手,打开封印之门!

漫天的尘埃扬起,全都在发光,伴着一只灰扑扑的大手,轰向了上苍,孟祖师很干脆,直接动手。

大手摧枯拉朽,将那扇门打碎,并席卷进上苍广袤的天地中!

“你敢如此!”上苍的那位道祖喝道。

孟姓祖师道:“有何不敢,诸天有难时,不见你等,现在不需要尔等来作威作福,收起你的道祖物质,若再敢侵蚀我之后辈,杀你!”

众人震撼,早先,这位祖师很平和,现在竟要对上苍的强者下手,而且如此的霸气,直接就要杀道祖!

九道一眼窝发热,这位祖师是为他出头,不惜如此。

他初时没有觉察什么,以为上苍道祖不过是想压制他,现在也有所觉察了,有莫名的道祖能量环绕在畔。

若非孟祖师动手,九道一觉得,他可能要栽一个大跟头。

或许,对方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不会害死他,但也足够他喝一壶的。

现在,孟祖师直接出手,为他出头,扬言要杀道祖!

果然如传说那般,这位祖师是一个很好的老人,关爱后辈,哪怕敌人再强,可若是想谋害其后弟子门徒等,他也会去浴血搏杀,给予后辈撑起一片高天。

“你敢!”上方的道祖震怒,金色大手猛然砸下,对抗孟姓祖师。

不过,这个时候,孟祖师的大手打进上苍了,不想因为过于骇人的能量波动毁掉阳间,破灭诸天道纹。

现在,大手探进去那就无所顾忌了,轰的一声,首先将与金色大手碰撞在一起。

刹那间,便有金色血雨溅起,很难想象孟祖师的强大,竟直接将金色大手打的破烂了,四分五裂。

那可是一位道祖,一个体系的奠基人,纵不是这条路的最强者,也是几个元老人物之一。

“你要与上苍为敌?”上苍那位道祖怒喝道。

孟祖师道:“你还代表不了上苍,不过是其中一个体系的奠基人,准仙帝,无限接近路尽级领域,如何敢指代上苍?当年诸天各界对你等求援,不予理会,现在也请你……消失!”

轰的一声,上苍金色血液纷飞,那只大手破碎了,被孟祖师以拳印打爆!

简单而霸道!

他没有动用什么繁复的秘术等,一拳轰碎道祖手掌。

“你姓孟,是那个人的……领路人!”上苍那位道祖像是醒悟了,而后,绽放金光,迅速封闭了上苍之门。

“那个人呢,还有,你在下界守着什么?!”上苍道祖最后的声音传来。

可是,没有人回应他,孟祖师不理会。

上苍那位道祖似乎无比的忌惮,没有多耽搁,就此彻底消失。

天地寂静,所有人都震惊。

缓缓自上苍收回来的大手竟分解了,化成尘埃,纷纷扬扬,飘落回幽邃的轮回路深处。

这个景象让九道一等人都心中一惊,有某种不祥的预感。

“祖师,您这是……”

“我没事儿,沉眠下去,还可以等上一些年。”

“您%怎么了,是在等……那位吗,他如今在何方?”九道一追问。

狗皇、腐尸、楚风也吃惊,想知道那些秘密。

事实上,诸天各界无人不想知晓。

“我在等他回来,见上他一面。”泥胎在轮回深处低语。

在老人眼中,无论那位多么强大,走到了何等不可思议的领域中,都依旧是他眼中的少年,还是从前那个他,永远是他眼中的孩子,本质从未变。

尽管所有人都说,那位可能遭遇了不测,出事儿了,但是老人依旧相信,他只是走的太远,一时找不到回路,早晚有一天还会再现!

“他或许太强了,走过的地带,超出了世人的理解,所以,无论是不想不念,还心中念念不忘,都对他无效,已无感应,或许只有到了我这样的领域中,对他念与思,才能让他生出感应,总有一天会回来。”

人们震撼,那位到底去了哪里,到了什么层次?

路尽级生物,强到了极致,哪怕身死道消,这世间但凡还有一人能记忆起他,这种生物也依旧可以复活,再现世间。

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然而,这些对“那位”却都不起任何作用了吗?

他到底去了哪里,自身的层次高到了何等境地?

他离开的太远了吗,需要孟姓老人这种层次的强者念与感,才能让他生出感应吗?

老人坚持,不舍世间去,就是为了他而点燃坐标归途吗?

亿兆宇宙,大千世界,可谓无数无尽,当到了某种层次后,真正脱离出去后,或许只会觉得身后诸天,诸界,不过是黑暗中的汽包,或如萤火。

孟姓老人现在所做的就是,在无边的黑暗中,在可怕到随时能吞噬掉至强领域生灵的时光海内,点燃一道火光,希冀接引那位找到回家的路,等他回来。

尘埃扬起,漫天都是光粒子,那是……什么?是老人现在的状态吗?!

他没有肉身,只是尘埃。

他……还活着吗?!

狗皇震惊了,腐尸瞳孔收缩,有些心凉,这真的太可惜了。

九道一害怕了,感觉一阵难以割舍的痛,这么强大的奠基者,一条路的道祖级人物,都落得这个下场?

“无论我怎样了,我都在这里,以道火照亮虚空,等他回来。”

老人不会离开,哪怕只剩下了念想,真实的他都已经不存在了,他依旧这样,执念留下,等人归来。

尘埃扬起,发出柔和的光芒,而后,漫天飘落,全部归于轮回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