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7章 一叶一纪元

上苍,何等神秘之地,与诸天隔断,高高在上,俯瞰时光河流,任那沧海桑田,大千世界变迁,覆灭了又复苏,它都超脱在上,永远不可及。

古今多少天骄,傲视诸天,震古烁今,威慑无数个大时代,睥睨整部***,却也依旧难以登临上苍。

对于古代那些无敌者来说,纵然自身功盖古今,也只能仰首一声叹,无力争渡。

不进上苍,纵然是逆天的圣雄,最终也会发生可怕的厄难,不祥不净,魂坠幽暗,其“灵”诡异的凋零。

上苍太远,地狱太近!

如之奈何,怎么避过?

路尽而竭,凄凉而终,在幽渊中飘零,消散,古来盖世强者皆惨烈。

这就是可怕的现实!

沧海横流,岁月淘尽英雄,数个纪元都难有一人可凭自身之力登临上苍!

上苍,对于天下众生来说,不可测,纵然是对可以横推整部古史的强者来说,亦是飘渺的,可望不可及。

然而,今日楚风意外初临!

他怎能不惊?一时有些懵了。

就这么上来了,来到祥和无尽、仙霞普照、瑞气缭绕的至高圣土,实在是匪夷所思,让他难以置信。

“想杀我?爬走!”他大喝。

关键时刻,他并没有失去警觉,相当的冷静,那个机械的声音令他寒毛倒竖,感受到了莫大危机。

他拎着石罐,直接向前就砸。

那是一支璀璨的粗大银箭,向前射来!

巨箭破开六合八荒,还未接近就已经让虚空崩塌,世界不稳固,混沌气澎湃,犹若在开天辟地。

来历不可揣度如石罐,此时亦被激的复苏,发出朦的光,被动反击,将银色箭羽拒之在外!

轰隆!

楚风的身后,那无边的黑暗,诸世外的深渊,直接宛若大崩溃般,炸开广袤的疆域,虚空都在湮灭。

这让他倒吸冷气,这是何等的伟力?

一支粗大的银色箭羽,带着混沌气而来,简直可以射穿宇宙,对一个大界造成严重的威胁。

很快,他知道了那是什么,并非是真正的箭羽,而是一束混沌雷霆,化形为“天诛”!

当真拥有破界之力!

正常来说,没什么可抵挡。

外界的生灵,纵然是贸然闯到这里的绝世强者,也要被直接击杀,射成齑粉,根本毫无悬念。

然而,石罐稳固,荡漾点点光晕,波澜不惊!

银色雷霆竟然全都被罐体震荡向远处,楚风片叶不沾身,游离雷光外。

这惊慑人心,若是有人在这里,一定会目瞪口呆,那是怎样的力量?

混沌雷瀑化形为天诛,拥有破界之力,居然就这么震散。

杀劫并未消退,一口钟突兀浮现,悬空自鸣,波纹如水,柔和而又神圣,向着楚风扫去。

“时光?!”

楚风瞳孔收缩,这看似祥和的钟体,居然是大道之载体,那机械般的声音伴随而至,再次响起“抹杀”二字。

这一刻,楚风仿佛看到了一整部又一整部的古史,这是在剥夺他的时光,逆改岁月,要以时间道钟将他击杀。

一刹那,他清晰地感受到,在他的身后,无尽的深渊,皆传来颤栗,连那诸世外的地界都在抖动,都在害怕。

连黑暗地带都对大道时光恐惧。

可想而知,这大道载体的抹杀多么的可怕。

石罐散发的朦胧光辉越发的浓郁了,任时光冲刷,凭钟体摇动,它都如磐石般纹丝不动。

直到后面,钟体荡出的涟漪倒卷,全部落在自身上,它在一瞬间像是历经很多个纪元那么久远。

大钟整体腐朽了,衰败了,而后簌簌化成尘埃,道钟瓦解!

连大道载体都会枯竭,走向毁灭的终点?

楚风震撼,而后心有感触,这世上还有什么能够永恒,还有什么可以真正长存下去?

都说绝代强者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可是,连日月都要坠落,连大世界都要腐朽,这世间没有谁能真正不死。

这实在是慑人心魂的抹杀过程,但楚风却没有胆寒,反倒是神色复杂,心有无尽的感慨。

“抹杀失败!”

四字过后,那机械的声音便再也没有出现。

直到此时楚风才松了一口气,有机会仔细打量这所谓的这片古地。

光雾缭绕,瑞彩一道道,祥和净土内,火红的灵草晶莹欲滴,像是大片的晚霞落在地上。

这让楚风心惊,这难道是传说中洒落下了仙人血、真龙血而滋生的仙草?

更远处,碗口大的黄金花蕾极为璀璨,带着烈焰,花瓣间流光溢彩,芬芳扑鼻,更有异树碧霞荡漾,点缀花草中。

几座矮山,虽然不巍峨,更谈不上雄浑,但却有阵阵仙气蒸腾,颇为出尘超然世间,山下有神泉汩汩涌动。

最为震撼人心的还是近前的景物!

一株仙莲,很粗大,也很圣洁,扎根秘液中,比参天巨树还要壮阔。

它耸入白云中,矗立在天地间。

仙莲的叶片很大,最小的都有数亩地大小,且颜色各不相同,有的鲜红如血,有的漆黑如墨,有的灰暗无光,有的银白如电……

楚风的超级火眼金睛化成符文,神精内敛,看到了所有叶片,算上云层上的一片新生的叶子,共三十六片!

此外,还有三朵花蕾,很诡异的并列着!

花蕾如山,巨大无边,散发混沌气,并有仙光蒸腾,生机浓郁!

这已经不算是寻常意义上的莲,如此巨大,称之为花树都嫌不足。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诡异的,其实最为吸引人的是散发混沌气的莲叶上的生物。

密密麻麻,在每一片巨大的叶片上都有不少骷髅,有许多的干尸,或者横陈,或者盘坐,干枯无生机。

楚风倒吸冷气,早先爬过黑渊,横渡万界,犹若争抢着成仙的各界历代的最强者,该不会都汇聚于此吧?

这简直是史上最强天骄的总聚首!

只是到了这里后,他们的状态更差了,等于死人,全身只剩下一层黑色的而干裂的老皮或羽毛与鳞甲等包着骨头,毫无生气。

有些生物都要脱离叶片,坠下来了,如同吊死鬼般挂在叶片边缘上,随风而荡,看起来可怕而瘆人。

那些都是不知道多少万年前的生物,披头散发,眼窝深陷,瘦骨嶙峋,犹若厉鬼。

楚风瞳孔收缩,这些生物争渡到这里,为的是什么?濒临永寂,几乎快要彻底死去了,这就是所谓的超脱?

“那是脱落羽毛的真凰?”

楚风不得不感叹,在此之前,他还没见过这种血脉纯净的仙禽呢,所遇者无不是斑驳的非纯血后裔。

而在这个地方,那种禽类却如同老死了般,吊在荷叶上,不止一两只。

此外,他看到了什么?天龙,龙鳞四落,一身老骨如折断般,其瘫软在地,一动不动。

至于三眼神人、六臂妖皇猴等,他全都看到了,皆为史上传说中的最强列生物,在这里皆可见踪影。

“这群古老的怪物如果复苏,若是跑到外界去,一定会搅起滔天大乱!”

楚风声音低沉,这里简直是祸源。

有些怪物必然超越了真仙,实力强大无边。

毕竟,轮回路背后的人,是想培养超越仙王的存在,哪怕只诞生出一个,也是赚大了。

所以,这里的生灵,从接近腐烂大宇到超越,应有尽有!

庆幸的是,他们濒死,似无法还阳了,处在无比特殊的状态中,一动不动,与尸鬼相比没什么区别。

楚风踏在这片特殊的地界,仔细打量四野,他皱起眉头,这不是一块壮阔的大陆,而如同一座孤岛,悬浮在无边黑暗中。

尤其是孤岛周围,有断裂的缺口,像是被人从某地截断下来的。

他想到了早先的声音,说他是异体,闯入上苍,可这里分明是断裂下来的一小块地方。

“难道这是从上苍切割下来的,因为某种至高级大战而被打落下来的一隅之地,成为诸天上、万世外的一座孤岛?”

无边的幽暗在岛外,隔绝万界,断开上苍,像是早晚都会吞噬掉所有大宇宙,破灭无边的大千世界,四野黑洞洞,如盖世妖魔张开了巨口,诡异气息蒸腾。

楚风收回目光,再次观察那最为吸引人注目的巨莲以及它上面密密麻麻的干尸。

在巨莲扎根的秘液池畔,有浮土,有残破瓦砾,有巨型石块等,很难说当年这里是什么地方。

楚风绕着它走,在池畔竟看到了古人留下的痕迹,一块石头上有刻字,难以辨认,根本不知道是哪一纪元的字体。

不过,大道相通,它蕴含着至理,其纹络交织,可传递跨越时代文明的信息。

“一叶……一纪元!”

他竟读取出这样的信息!

他霍的抬头,再次仰望巨莲,共有三十六片叶子,若是按巨石上的模糊字体记述来看,岂不是说,此莲历经……三十六纪了?!

这简直让人不敢想象,难以置信!

“万劫轮回莲!”

片刻后,他再次解析出这么几个字,令他心神恍惚,灵魂深处阵阵悸动。

这东西绝对不一般,实在太惊人了。

贯穿数十纪元,这种植物以及其特殊的名字,都道出了它的诡异与可怕,太超凡了。

楚风思忖,这所谓的万劫轮回莲,其名字中的轮回对应的多半有可能是最原始的那个轮回,而非后世意义上的轮回。

很快,他又有了惊人的发现,在那前方,非是秘液中,而是在乱石堆中,裸露着巨莲的部分根须,它缠住了一张石琴!

“果然,石琴本体在这里!”

“这东西属于我了,要带走!”

楚风目绽神光,相当的具有侵略性,今天他就是为抄家而来,将此地搜罗干净。

最主要也是因为,他对石琴有一些联想,毕竟,这材质太特殊了,他不由自主就想到了身边的石罐。

该不会是同时期的器物吧?!

真要能掌握,能催发,或许杀伤力不可想象!

他在旁边的巨石上,看到了一些模糊的古文字,透过道纹,解析出来后,得悉,这琴难以撼动,带不走!

显然,早有生灵打过主意,却无可奈何。

“罐兄,这可能是你的亲戚,苟富贵勿相忘,一会儿带上它!”

“这里……什么印记,有些眼熟!”

突然,楚风又有了新发现,在一处地面上看到了砸痕,有斑驳的符文图案,看起来相当的古老。

“有花鸟鱼虫,有至强神怪,来自万灵,还有混沌云纹,我在哪里看到过?”楚风盯着地面。

蓦地,他脸色变了,他想到了在何处见到过。

九道一口中的那位,以及狗皇口中天帝,都各自有铜棺,据传铜棺本为一体,三世三重棺椁。

而他有幸见到过其形,棺上面正是这些纹络!

楚风震撼,内心中天翻地覆。

这地方……曾被铜棺砸过?!

就是不知道是那位砸的,还是狗皇口中的天帝出手所致!

楚风正待研究,突然,高空中传来簌簌声,接着罡风爆鸣。

那是巨莲顶端如同山体般庞大的花蕾在摇动,引发异象,竟导致天穹近乎透明了,并降下大片的氤氲彩光。

甚至,楚风通过那透明的地带,隐约间看到了上方模糊而无尽的地界,雄浑壮阔的大山,广袤无垠的疆土,无边无沿。

那片地界没有尽头,并且仙气浓郁的几乎要化成液体了,在虚空中流淌。

“那是什么地方,该不会真正的上苍吧?”

花蕾摇动,在簌簌声中,在罡风间,有无数的流光被花蕾强行摄取而来,进入这座悬浮的孤岛上,下起了光雨。

这花蕾隔着万界,从上苍盗取来了特殊物质?

楚风看到,这光雨都是从那雄浑山川中摄取过来的,虽然相对那无边的疆域来说微不足道,可以忽略。

但是,这种光雨却足以改变此地,让悬浮的孤岛生机勃勃,神圣祥和,瑞光一道道。

并且,楚风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莫大的好处,这特殊的物质落在身上后,让他的身体如同回归天地本源母胎中。

“这是……身体的渴望,它能够减缓我的‘疲惫期’,抚平常年进化导致的损伤,这种物质可以让我不必在等一万年,可以再次进化了!”

求助下,【咪咪阅读app mimiread】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楚风震惊,这是夺天地的大造化!

可以看到,降落下的特殊物质都是冲着巨莲而来,滋养其身!

纵然是莲叶上的干尸等,虽与之接触,但也几乎得不到这种物质。

楚风惊异,刹那间他明白了怎么回事,是他身上的石罐参与了分赃,截流,所以他也跟着沾光了。

不然,这种物质落不到他身上!

“来,让倾盆暴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冲我来!”楚风仰头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