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6章 不给一百张就打爆

白鸦摇了摇头,这么多年过去,黑狗应该早就死了,估计血脉后代都没留下。

不过,它露出异色,盯着乌光中的男子看了又看,这个人真的跟黑狗没有血缘关系吗?

“你看什么看?!”男子黑发披散,眼神不善,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恶意。

白鸦或许是因为没忍住,或许是因为心中太恨,不由自主开口,道:“传说中的某位皇,与你祖上是否为近亲?”

不过,说完它就后悔了。

“死鸭子,我打死你!”

乌光中的男子气息暴涨,挥动手中的兵器向前拍去,那可真是打爆堤岸,轰灭沿途各种残破庙宇,摧枯拉朽,蒸干魂河,要斩了白鸦。

男子很敏锐,他从白鸦的眼神中就明白了它的恶意,知道它说的皇在暗指谁,所以想要削死它。

“呱!”

白鸦大叫,嘶吼,一时间魂光滔天,白光如阴火,尾部那个特殊的翎羽汲取来无上伟力,阻挡大钟与棺材板。

最为可怕的是,魂河终极地深处,有莫名的魂血……流淌过来,席卷虚空,挡住帝兵!

不然的话,白鸦挡不住。

即便如此,在帝兵复苏后,哪怕只是残片,它也是凄厉长鸣,拍打翅膀极速倒退,因为无尽的白羽凋零,它身上数不尽的秩序神链崩断,肉身都渐渐焚烧,要化成灰烬了。

“好恐怖的帝兵!”它眼神发寒。

它落在了一块特殊的土地上,黑的瘆人,在那里它得到支撑,化成灰烬的躯体重塑蜕变,血肉长出。

“罢了,住手!”它寒声道。

它警告,别逼它,不然完全体出世,怎么说它也是曾让诸天颤栗的存在。

而今,它真的算是委曲求全了,不想大动干戈,并不希望魂河深处发生意外。

又是两张祖符纸飞出,它送给了乌光中的英伟男子,想尽快了结此事。

“此地还有!”

乌光中的男子长发垂落到腰际,乌黑而浓密,面孔白皙晶莹,瞳孔内是魂河蒸干、终极厄土崩塌的画面,并伴着宇宙星辰陨落,景象慑人。

他英气迫人,称得上俊朗,但现在杀意无边。

白鸦冷笑,它已经有所醒悟了,乌光中的男子一而再的如此恫吓,有些过了,或许也不见得要真个大决战。

它盯着乌光中的男子,道:“真没了。如果你非要,我可以给你,真正的地府轮回符纸,一百张,没问题!”

接着,它又迅速补充,道:“而且,是帝落时代前的古地府轮回纸,你要知道,这可是极其难寻的东西,价值不可衡量,古往今来多少强者祭祀,上供,都求不到一张!”

“我不稀罕,那样的一百张,也抵不上那位的一张符纸,我只要祖符纸。”乌光中的男子语气坚定,并不接受。

他是铁了心,要掏空此地。

他补充道:“古地府轮回符纸,有的只是诡异与不祥,太肮脏,我不要!”

白鸦沉声道:“你在说什么?世间万灵,有几人不认可古轮回,这才是真正往生之所在?是天地自然形成的。”

乌光中的男子脸色冷漠,道:“天地自然形成的,你相信吗?你的主子,魂河尽头的生灵相信吗?”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提及这些,他深感不安,古轮回源头,那所在,绝对的恐怖的无边,若是被证明,是人为开辟的古轮回路,影响无数个纪元了,那将惊骇万界。

若不是天地自然演化出来的,光想一想就可怕。

当想到祖符纸,他又安心了一些,毕竟当年那位造出来了,在那位的时代,古轮回路居然不见了。

想一想,这能给人几许安心。

古地府,古轮回路,是在避讳那位吗?还是说,那个时候,古地府轮回路也出了意外。

再向深处想,魂河与古地府似乎同时出意外,难道有某种联系不成?同源,亦或都是同一因素导致的不出世。

当想到传说,那位曾经亲自出手去挖古轮回路,弄断了不少路,也实在够惊人的,猛的一塌糊涂。

那位自己刻写祖符纸,一个人弄出不同的轮回,这气魄太大了。

最为关键的是,那位离开后,古地府也没有妄动他弄出的那些。

“当年,那位离开,是不是就是古地府与魂河尽头,以及天帝葬坑内的怪物等,受不了他,然后付出巨大代价,将他引走了,前往一处很难返回的战场?”

乌光中的男子猜测,而且不加掩饰,就当着白鸦的面说了出来,也算是轻慢魂河终极地,若为真,魂河当年还不是低头了。

“你想多了!”白鸦冷冽地开口。

“他一个人就能演化出轮回,对抗古地府,至今也不见有人去毁掉,这应该能说明一切问题。”

乌光中的男子这是发自内心的感慨,想到那位,莫名就让人觉得心安,不用担心什么莫大的凶险与危机。

可惜,他失踪了!

这么多年过去,早已联系不上。

这殊为可惜,让人遗憾。

白鸦不想提及那位的生平,以及战力等,也许是忌惮,也许是怕惹出什莫名因果,它只说符纸。

白鸦道:“你想要的祖符纸,它是额外的,或许并非是你需要的!”

“你想说什么?”乌光中的男子冷笑。

“你应该听说过,那位早先并不信轮回,后来是因为他身边的人死了太多,才有所改变。不过他要轮回的是什么,有些难说,也许不是人,或许是世界,亦或是其他,还更能是不可测的东西。他造的轮回,同地府古轮回路不一样。”白鸦道,依旧在极力而恳切的想说服他。

“但是,我更信他的符纸!”乌光中的男子说道。

白鸦皱眉,道:“还是不要提那位了。”

因为,它觉得不妥。

这么多年来,若非强行封住与留下过去的记忆,连它这种级数的生灵,即便可以俯瞰诸天,可是对于那个人的传说等,记忆也在模糊下去。

所以,它无比忌惮。

它甚至一度怀疑,到底是它自己出了问题,还是整片时空都出了问题?

当想到这些,它看向乌光中的男子,他是否知道一些?毕竟似乎有些古怪的来头。

白鸦道:“那位离开后,再也没有出现,你我都有所觉,即便强大到了更高层次,心中关于他的记忆都在渐渐模糊,他似乎已经不属于整片古史,只有极少数生灵还有感,有所知,其他人都遗忘了他,仿佛那位不曾存在,不曾出现过。”

乌光中的男子皱眉,有些沉默,这是事实,若非触及过与那位有关的旧物,关于那位的记忆,的确在岁月中衰减。

这实在不可思议!

……

这时,黑狗在接近,跨越一重又一重天,负尸而行,昂首而立,在沿途中着实引发了大爆炸般的“信息地震”!

“那是……”

“我看到了谁?!”

“刚才有一只黑色凶兽从老夫的闭关地上空横渡而过,一头盖世妖魔,很像是……当年的狗皇,它还没死?诈尸了!”

这引发惊天巨波,有个别人看到了它在虚空中的残影,都忍不住一哆嗦,严重怀疑眼花了。

事实上,能够有所感应,且洞府正好赶巧在黑狗路途上的强者很少,只有极个别人。

当然,这些都是顶尖生灵,不然的话,也不会认出传说中的黑色巨兽。

半路上,黑狗有所体悟,冥冥中的悲意在弥漫,来自帝钟,来自天地,这是在最后的提醒吗?

它自己自然也预感到了不祥,想到了最后的结局。

不过,它有殒落的心理准备与觉悟!

因此,它未曾止步,还是去了!

终于,到了阳间外,砰的一声,它贯穿界壁,迈出了那一步,时隔悠远的岁月后,它再次踏足这片旧界。

这时,还有其他人要去魂光洞,正是泰一、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

其实,他们早该到了,只是在途中改变了方位,前往第一山。

只因,九号的融合体在路上皱眉,他意识到,出事儿了,而且很大,有可能会天塌地陷,因此他要取“古器”!

今天,事态真要恶化到无法想象的地步,或许,九张人皮要归一了!

同时,他认为,第一山的杀器必须得带着!

魂河尽头,门后的世界。

乌光中的男子皱眉,强援怎么还未到?一个人勒索,绝对没有一伙人恫吓效果大,算一算该到了才对。

“死鸭子,你对天帝怎么看?真要再现,杀到这里,魂河终极地的生物结局如何?”

“你在说什么时代的天帝,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世界,诸天对这个称谓的理解不一样,敬称而已。”

“装糊涂,当年杀到这里来的盖世天帝,若是再现你们会恐惧吗?”乌光中的男子淡淡的笑道。

他有所感应了,因为,是它拨弄出去的钟波,对那边有警觉,有关注,现在模糊间有些微弱波动传来。

白鸦脸色难看,道:“他们不会出现了,甚至,有人都已经彻底死了。”

“是吗,为什么我觉得,有天帝在回归,要踏平这里呢!”乌光中男子淡漠开口。

“比如,这位天帝!”他举起了手中的帝钟碎块,符文璀璨,交织成完成的钟体,气息恢宏而磅礴,似乎可以镇压诸天万界。

白鸦沉默,想到了当年的一些事,最后才道:“我承认,他很强,曾经的盖世强者,睥睨诸天,可怕的离谱,但是终究是死了。当年他历经了各种血战,在无上强者皆出世的特殊岁月,那个时代发生了最为可怕的流血大乱,他被有针对性的阻击,已然永逝,世上再也不可见!”

说到这里,它像是才吐出一口气,不再绷紧心弦,那段回忆对它来说很可怕,很不美好。

接着,它以略微淡漠的语气开口,道:“消逝了终究是消逝了,再伟大也已魂归厄土,其血凄艳。”

它吐出一口浊气,越发的放松,道:“他死去了,连带与他有关的一切也都渐渐从世间抹除干净,包括他的道场,甚至他的那只狗!”

说到最后,无论怎么看,它都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当年太恨,留下很大的心结。

“你确信,都死去了,再也不可见?”乌光中的男子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我确信!”白鸦很自负,很相信它所了解到的信息,昂起了头,尾羽璀璨,连着魂河终极地。

然而,不知道为何,突然间,它浑身冰冷,白色的羽毛都要炸开了,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恶意。

几乎是同时,它的瞳孔急骤收缩!

一张黑乎乎的巨大面孔,覆盖了半空,就这么俯视着它。

“汪!”

一声大吼,响彻了天地八荒,整条魂河,这片门后的世界,都要崩开了。

白鸦真的有点怀疑人生了,它听到了什么?

幻觉,还是错觉,那是……狗叫声吗?

太他么震耳了,它几乎失聪,双耳都在流血,耳膜绝对被击穿了。

即便是灵觉,本能等,现在都麻木了,它被震的身体发麻,魂光都有些发僵。

这时,许多不美好的回忆,许多负面的情绪等,都一同涌了上来,让白鸦差点癫狂!

狗来了!

白鸦想大叫,你不是死了吗?!

虽然黑狗对自身的命运有所预感,可是,它现在没有一点伤感,毫不在意自身,依旧直接杀来了。

而且,穿过魂光洞,赶到门后的世界后,它直接就大喝:“死鸭子,你还没死啊?滚过来,叩见你无上的祖皇爷爷!”

白鸦惊呆了,确信不是幻觉,着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只狗真的……出现了?!

刚才还在提及,结果……说黑狗黑狗就到!

那黑影太庞大了,遮蔽了长空,如此的凶狂,咆哮魂河,气焰滔天!

白鸦看的清楚明白,并且感受到了那熟悉而古老的气息,太让人厌恶了,也太让鸦刻骨铭心了。

第一时间,它满身羽毛炸立,形成守护光幕,符文漫天,大道神音轰鸣。

并且,它迅速倒退,严阵以待。

只是,它实在有些接受不了,有些想不明白,这狗……怎么可能还活过来?

它不是被打死了吗?竟在当世又露头,嚣张的活着!

很快,它又看到了黑狗背负的人,虽然没有看清容貌,他伏在狗皇身上,可是白鸦已经知道是谁!

一刹那,白鸦吓的尖叫,焚烧能量,羽毛成片的炸开,它亡命般的逃,都要窒息了,眼底深处是无尽的惊悚。

“死鸭子,你逃什么逃,给本皇滚过来!”黑狗太强势霸道了,刚一降临,就叫嚣着,要弄死白鸦。

白鸦这叫一个气,真是眼前冒金星啊,它不自禁地看了一眼乌光中的男子,总觉得遇上的两个生物,都是极品,口气很像。

“死鸭子,你看我作甚!?”乌光中的男子大怒。

白鸦也怒了,乌光中的男子与那狗东西,真没有血缘关系吗?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了!

它觉得,不被打死,也要被气死!

这时,魂光洞外又来了一波强者,几乎都到齐了。

一群人共赴魂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