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章 昨日重现

从战场中抽离出一抹流光,化作有形之体。

在星空下漫步,在域外只身独走,黎龘脸上带着回忆之色,想起了往昔太多的事。

“心愿未了,执念不散,其实我只是想回阳间看一看啊……”黎龘轻语,情绪有些低落,有些沉重。

“师傅!”一个男子双目含泪,跟在他的身后,浑身都在发抖,感觉无比的难受,他知道师傅不行了,执念要溃散了。

“师傅,你……不会死!”还有一个女子在哭泣,看着那道发光的灿烂身影,她满脸泪水,神情一阵恍惚。

她想到了当年,她的师傅黎龘丰神如玉,勇冠天下,谁人可敌?阳间皆敬服,无人敢撄锋。

那真正是盖世无敌的风采!

可是现在,他很虚弱,就要从世间消失。

“师傅,我愿以命换命,换你常留世间!”女子哭道。

那名男弟子面带沧桑色,却很无助,悲戚与孺敬尽显,有种想大哭的冲动,道:“师傅,如何才能救你?你练成了当年你所说的无上法,能够镇杀他们,对不对?”

“师傅,你一生不败,永世无敌,可以压制他们所有人!”女子抽噎道。

“为师只是一缕执念,怎么可能做到?纵然是我,也非无所不能,打他们是顺势,我的心愿其实只是想回来看一看。”

在说话间,黎龘的身影更虚淡了一些,有些透明了。

“师傅!”两人惊叫,带着无尽的悲意。

这时,黎龘向前迈步,进入阳间大地,一步迈出就是山河倒转,快速路过一州又一州,像是在寻找什么。

终于,他在某一州停了下来,一声轻叹,看着一片荒芜的赤地,道:“当年,有不少老兄弟都死在了这里,我来看你们了。”

他坐在一块山石上,轻轻一招手,一坛酒出现,自己喝了一口,却从透明的身体中落了下去。

他无奈一笑,将整坛酒都洒向赤色的土地上,道:“老兄弟们,喝吧,时间太久远了,有些人的容貌都我模糊了,快记不清了,可是我真的很想念你们。”

这时,黎龘有些低沉,有些伤感,哪怕修行到他这种境界,也还带着凡人应有的一切情绪,不曾为了变强而斩去。

不久后他起身,身上有大片光雨散落,身影越发的透明,不稳固了。

黎龘离开这里,沿途光雨流逝,他的身影摇动着,依照记忆,他进入另一州,来到了一片被称为绝地的大山中。

“当年,在我初露头角,刚刚崛起时就随我出征的人,战死的兄弟们,几乎都埋在了这里,当年的部众啊,全都灰飞烟灭了,再也不可见。”

此地,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那时伴着他崛起,跟着他一同成长的老兵,那些战将,一群老兄弟,到最后大多都凋零了,每一次下葬时,都是悲声震天。

当年的部众,没有人活着,都死去了!

这时,黎龘洒落酒水,抛下酒坛,身体摇摇晃晃,发出低吼声,像是哭,又像在凄凉的笑。

后方,那一男一女跟着大恸,很心疼自己的师傅,不愿见到他这样的一面,他是无敌的黎龘,绝世无双,怎么能落泪,怎么能悲伤?!

“师傅!”两人哽咽。

“没有一个人了……都不在了,我的部众,我的那群兄弟,全都离我而去,都战死了,葬在了岁月中,埋在了黄土下。是我对不起你们,负了你们啊,回来太晚,一个都见不到了……”黎龘身体摇晃,在这里低语,像是要将那些人召唤回来。

“其实,我回来……无所求,只是希望昨日重现,能够再看到你们,见到你们熟悉的面孔啊!”

黎龘喃喃,很伤感,身体上飞出大片的光雨,越发的透明了。

他用手一挥,许多山地开裂,土石滚落,恍惚间,一道又一道虚影浮现出来,有人穿着残破的甲胄,有人在大碗喝酒,有人在包扎伤口。

黎龘伸了伸手,向前摸去,想要触碰那一张张面孔,都是熟悉的老兄弟,是曾经的部众与故人。

然而,虚影破灭,一切成烟。

“终究不是你们啊!”他轻叹。

这一刻,两位弟子都大悲,替自己的师傅难过,为他而心伤,扑了过去,想要扶住摇摇欲坠的他。

可是,他们却什么也抓不到,那透明的身体光雨洒落,即将散去了!

就在这时,一声悲吼传来,响彻这片绝地。

“大哥,我还活着,我来了!我看望你来了,你还有老兄弟活着!”

一道身影跑来,由年轻而苍老,恢复了他过去的面容,正是老古!

“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我发疯般找传送场域,不要命的奔跑,终于赶过来了,大哥,我是你的废物兄弟古尘海啊!”

老古满面风霜,衰老而沧桑,踉跄着冲了过来,大哭道:“大哥,你不是一个人,你的兄弟老古还活着,虽然很废物,从来都帮不上你,但我一直在等你回来,你还有我这个老兄弟,你不孤单!”

老古也扑了一个空,跌倒在地上又爬了起来,他穿过了那道透明的虚影,光雨洒落,黎龘都快不成形了。

不过,这时的黎龘却露出了笑容,轻声道:“还是这么冒失,没有我为你撑腰了,少惹祸,不要再得罪人,实在不行就彻底隐世藏起来吧,不然会被人杀死的。”

老古满面泪水,心中悲怆,叫着:“大哥,你不会死,我惹祸你保我,武疯子算个屁,也敢称皇?我还想灭他呢,大哥你不会死,还要给我撑腰呢!”

说到这里,老古泣不成声,已经说不下去,他知道无论如何都是徒劳的,黎龘要死了,要消失了。

黎龘拍了拍他的肩头,可是手却溃散了。

“大哥!”老古惊恐大叫。

两位弟子心恸落泪。

“大哥,我们去下一地吧!”老古喊道,他怕时间来不及了,怕黎龘遗憾不能尽去。

不久后,老古带路,他们到了阴州。他认为黎龘一定很想来这里,黎龘的红颜知己就死在此地,此外当年要进攻大阴州时,黎龘也是在这里出的事。

“来这里看一看也好。”黎龘眺望此地,脸色复杂,昔日的人,曾经的音容笑貌浮现出来,可是,他却又摇头一叹。

◇零零看书网◆“师娘就葬在这一州。”黎龘的二弟子轻声开口。

“她啊。”黎龘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到最后眺望整片大地。

他的这种神情,他的侧影,让人感觉一阵心疼,无论是两位弟子还是老古都心中大恸。

他们知道,他将就此人间不见。

最后,黎龘像是哭来,又像是在笑,然后他的身体虚淡了,化作光雨,化作微尘,就此随风而散,不见了踪影,没了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