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8章 古今谁堪与我一战

这一刻,真正的举世瞩目,全天下人都沸腾了,黎龘这种张扬与霸道,实在是让许多人跟着共鸣了起来。

因为,阳间很多人都听到过他的传说,都知晓他的无敌风采,这么多年过去,哪怕没有他的身影了,也有许多人还在等待,还在相信,他未死,终究会回来。

而今天黎龘出现了,却是苍老状态,更是被武疯子轰杀,实在有些让人难以接受,情绪低落无比。

虽然武皇强大,号称当时无敌。

可当年他毕竟被黎龘击败过,打破过额骨,今天偏向于黎龘的人自然很难接受现实,多么的希望黎龘巅峰再现,真正回归。

此刻,黎龘年轻而强大,血气几乎要冲爆了星空,压裂宇宙四海,这自然一下子点燃无数人的热血,让海量的进化者跟着欢呼呐喊了起来。

“史前最强者回归!”

“黎龘,打遍天上地下,举世无对手!”

“草木枯萎了又繁荣,我多么希望,黎龘你能真的活过来,不要昙花一现。”

“我们不需要你只是短暂的赢了武疯子,更希望你活着,去修养身体啊,不要现在去血战诸天敌!”

可以说,此时黎龘引爆了无数人的情绪,欢呼与大吼声响彻云霄,激荡在名山大川间,席卷四海。

就是一些蛰伏多年的老怪物都受到了影响,仿佛回到了年轻时代,成为热血冲动的毛头小子,恨不得跟着狂呼大喊,呼唤黎龘之名。

因为,他们中有不少人经历过史前黎龘时代,有些人还曾经仰慕过那世的一代天骄黎三龙。

“问史前谁主沉浮?唯我龘黑手!”

甚至,有人这样喊出这样的口号。

……

域外,破碎的星空中,黎龘手持大旗,英姿慑人,一个人只身面对暗淡空中的数道身影,长发披散,英昂首无惧。

“黎龘,你太狂,都说武皇癫狂,被许多人称为疯子,我看真正张狂的是你,一道执念也敢翻天?!”有人喝道。

黎龘狂放不羁,斜睨那人,道:“怎么,你不服,当年又不是没打过你!以为躲在空间阴影内,我就认不出你吗?泰恒,你还不够格,以为是地下黑暗源头之一就了不起啊,你让老子泰一滚过来!”

世间无声,他们听到了什么?

黑暗源头之一的泰恒,居然出动了,真身前往!

而这等层次的生灵竟被黎龘呵斥,大黑手当真是有性格,奔放的一塌糊涂。

此际,人们心潮剧烈起伏,从黎龘这里终于确定了,泰恒的确是泰一的次子,并非谣传。

星海中,泰恒与黑暗融为一体,看不清真容,不过通过不屑的冷哼,可以感知到他的那种轻蔑。

此时,他真的不怎么在意,同一个死人置气无意义。

“你们都给我退后!”这时,武皇开口,野性如故,十分霸道,疯狂依如史前,居然在喝令那几位强人。

他要一个人送黎龘上路,不想假手他人。

有人冷漠,有人沉默,不过倒也无人去跟他争,武疯子愿意出手,那随他好了,还省的自己自身下场呢。

“黎龘,我翻手镇压你,看你怎么逆天!”武皇一脸冷漠之色,背负双手,轰隆一声,漫天秩序炸开,他向前迈出了一步!

有人猜测,当年与黎龘一战,他还未打磨到无瑕疵的无敌境,心中留下遗憾,始终想再横击最盛烈状态的黎龘。

“希望你能唤醒你生前的秘藏,打出最强一战!”武皇开口。

然而,黎龘这时比他还像疯子,道:“你一个不够,你们全上!”

他没义务成全武皇,满足其最强一战的心愿,他只为自己活,他是独一无二的黎龘,没人能让他沦为背景墙。

这时,他真的很英俊,整个人都在发光,宛若朝霞,举手投足都很灿烂,有着难以描述的风采。

可以想象,当年的黎龘是一个绝世美男子。

武皇冷声道:“不人不鬼的回来,是阴气滋养了你的遗骸,还是大阴间的恶秽之物侵蚀了你的真灵,我来净化你,对手一场,送你一程!”

轰!

下一刻,天地间温度高的吓人,空间塌陷,被熔掉了,大道痕迹都直接被磨去,天宇轰鸣不止。

便是泰恒几人都在第一时间消失,离开了原地,那种能量可以伤到他们。

整片阳间像是一下子成为神炉,要焚化天地。

域外,原本漆黑一片,可是一抹火光突兀跃出,如灯如烛,瞬间照破永恒,成为了宇宙中的唯一。

虽然只有一小团,但它太可怕了,要毁灭一切。

无声无息,这种火光闪烁,居然要烧断天地大道,此时向黎龘侵蚀而去。

“大空之火!”

有人低呼,便是隐居千古的老怪物的脸色都变了,这东西太邪性,相传不可阻挡,能焚灭一切。

“原始的大空之火还好说,可一旦喂养它高层次的大道碎片,它将不可镇压,能烧死万灵!”

史前时代的神话级强者声音微颤,这火是强者的克星。

许多人都没有想到,武疯子掌控了大空之火,这东西最为可怖,扑不灭,以大道为柴,焚烧规则。

“这还真是将黎龘当成尸变的邪物了,要烧穿他遗骸吗?”有人惊叹。

武疯子很蛮,很野,一言不合就放杀手锏,举世难寻、在阳间史上也没出现过几次的大空之火……出世!

火光焚乾坤,这片宇宙深处居然不稳固,要崩塌了,影响到了大世界的平衡!

在那里,大道碎片飞舞,在被焚烧,各种秩序、万般规则都被笼罩在内,整片阳间都像是要以此为起点,走向毁灭!

这实在骇人!

楚风站在大地上,呼吸时,感觉到灼热,可是整具身体却发凉,这才是大空之火的威力吗?

这才是它正确的使用方式!

他在庆幸,在太上八卦炉绝地中遇上时,他没有以大道碎片供养,不然的话麻烦大了!

同时,也幸好是石罐吸收了大空之火的能量。

此刻,黎龘真身被覆盖了,在火光中手持大旗而立。

换作任何一人都要大惧,这是绝杀之局,很难破解,相传便是修成万古不败身,也都难以扛住。

可是现在,黎龘在火光中不朽,在跳动的大道柴火间,他焕发长生气息,依旧璀璨,怡然不惧。

“看到这道火光,我又想起了时光炉,当年为设局而出的一个引子,先让至邪气息沾染我身,留下痕迹,才有了后面不少的事,你有大空之火,当年你亦曾参与?”

黎龘缓缓的开口,看了一眼武皇,而后又猛然回头,看向阳间一个方位,那里是西天组织的根基地。

该组织蛰伏的至强者,感觉到可怕的光束在眼前闪过,比闪电还刺眼,灼的他血目淌泪!

他一阵悚然,那是黎龘的眸光?!

时光炉很邪,很瘆人,历代拥有者都没落得好下场,现阶段在西天组织手中。

“天难葬者,掩埋四极浮土间,伐阴与阳二柴……”

最初,这段古音就是出自时光炉,而且不是每个人都能听到,唯有极其异常的进化者才能有所感应。

或许确切的说是,得到过魂肉也就是轮回土的人,才能听到那段话。

“武疯子,你一个人还不够!”这时,黎龘大喝,像是发飙了,想到了某种不愉快的经历。

轰的一声,他一拳轰了过去,拳印对准了武皇的额骨,要如同史前般,欲扫一切◇零零看书网◆敌!

人们看到,在他的体外,有一层奇异的能量,在扭曲大空之火,在规避焚体之祸,可挪移星空万物。

甚至,连这片宇宙都扭曲了,混乱了,被黎龘接引,要注入大空之火内,有效的抵御。

轰隆!

武皇很猛,即便是当年都敢硬扛黎龘,何况是现在,结出一个硕大的赤金拳印,向前轰了过去。

当!

天地爆鸣,星海沸腾。

周边一些行星都在迅速的炸开,而且是席卷八荒,星体齑粉无数,蔓延向宇宙深处。

“你们也都给我过来!”

黎龘大吼,拳印遮天,三条龙昂首立起,要吞掉宇宙八荒。

拳印化形,成为真龙,冲出一簇簇,一片又一片,每一组都有三条龙,横扫这片星海,肆虐这片宇宙。

一时间,无论泰恒几人愿意与否,都被攻击了,都不得不参战,没有人敢小觑黎龘的攻击力,哪怕他现在不见得是活着的人。

轰!

真正的开天辟地,混沌气大爆炸,这片星地彻底被毁掉了,几大高手下场,让天宇都成为绝地。

行星如尘埃,当能量波涛扫过时,接连的爆开,而后又湮灭。

黎龘发狂,这些年的磨难,让他似乎也有无边的怒气蕴在心底,现在爆发了出来,只身独对群敌。

“黎龘,我来杀就足够了!”武皇不示弱,哪怕这个时候了,他也想只身镇杀之。

其他人则是脸色阴沉,黎龘这种挑衅,这样同时对他们出手,过于轻慢他们了。

轰隆!

泰恒出击,眉心发光,一片紫光侵蚀对头的魂力,要从根本上解决掉黎龘,灭他灵魂。

“来吧,打一个人不够痛快,打一群才尽兴!”黎龘近乎癫狂。

下一刻人们体会到他的恐怖。

黎龘周身一股奇异能量化作阴与阳二柴,开始接引大空之火,要抢夺过来,据为己用,焚烧诸敌。

泰恒等人都动容,黎龘处在这种境地下,还敢这么强势的夺对手的无上宝火?

武皇怒,同时也一惊,黎龘曾进入过大阴间,难道被他采摘到了唯有传说中才有的阴阳二柴?

隆隆!

火光沸腾,一下子化作千万丈高,被黎龘收走部分,据为己用。

“给我炸开!”武皇冷漠,没有人可以虎口夺食,竟敢收他的至宝?

大空之火裂天,烧毁苍穹,这个时候直接炸开,化成千万份,肆虐宇宙海,骇人之极。

纵然是泰恒几人也都在躲避,不愿粘上一丝,这东西太难缠,威能慑人。

接着,千万道弱小的火光重聚,再次组成刺目的大空之火,向前覆盖过去,要烧毁黎龘的大道。

武疯子动了震怒,同时间数十重不灭身齐出,正是所谓的六十三死身再现,共同镇压黎龘。

而且,每一道死身都在驾驭部分大空之火,要毁灭一切。

“说是数十真身级战力,可世间讲究平衡,哪有那么多,不过是借天地万物之力,看我一身熔万道,化洪炉,破你!”

黎龘喝道,此时他体外的奇异能量,瞬间爆发了,而后像是在祭炼,在锻造,发出铿锵的金属颤音。

一座炉体浮现,承载着他,轰向了武皇。

并且,这个炉体居然在吸收大空之火的光,汲取能量,也在阻击武皇数十不灭身,使他们灵性减弱。

“无人可断我之道!”

武疯子漠然开口,依旧不在意,在他震动躯体时,数十不灭身灵性暴涨,不仅全面恢复过来,而且气势更盛了。

并且,转瞬间,一道时间河流浮现,环绕武皇身畔,浮现出最为可怕的光阴能量。

武皇双手一合,时间之刀闪烁而出,他要直接斩杀黎龘!

这一刀出现后,其他人都毛骨发寒,迅速后退,欲脱离战场,怕被波及,因为涉及到时间的能量,谁不心惧,谁不忌惮?

“时光碎片铸成一刀……”黎龘瞳孔收缩,连他也不得不严肃无比,盯住了武皇手中的雪亮刀刃。

这时,数十个武疯子合围,都持着时间之刀,积聚能量,准备一举彻底轰杀黎龘!

武疯子现在有绝对无敌的自信,俯瞰宇宙星空,道:“黎龘,你回来的太迟!多少个大世都过去了,你已经跟不上时代,我先后挖开阳间几座传说中不可撼动的禁忌名山,只为寻妙术。到了我这个层次,也遇到了不可想象的可怖遗骸,亿万载岁月前遗留下的无敌尸,便是强如我亦九死一生,为之不寒而栗,可终有所获,得到了排位古今前三内的无敌术!”

武皇黑发飞扬,手中时光之刀越发的绚烂,一旦斩出,古今未来,究竟有几人可挡住,可活下来?

他继续开口:“时光谁能把握,谁又能抓牢在掌心?我掌握了!时光术被我所得,再加上我的重塑,已经压盖古今,再也无术可比,无法可敌,无道可挡,天上地下至强!谁能阻我,谁能压我?望穿古今,谁堪与我为敌?!”

“时光术,被你挖出?”黎龘一叹,有些动容,也有些感慨,但是最终却是至强气息大爆发,他依旧自信,没有一丝的颓然,相反身上的奇异能量更浓郁了。

而且,他主动下手了,一声低吼,响彻寰宇诸天。

这一刻,武皇被攻击,先是无声无息,而后如究极雷霆炸开,爆发在被攻击者的心底最深处,震荡大道。

所有人都惊骇,大道之路要断了?感觉是如此的可怕,进化的前方似乎是……断崖!

轰!

武皇时光之刀颤抖,数次要落下去,结果都难以完成那艰难的终极一斩!

“黎龘!”

并且,这个时候有其他人怒吼出声。

同时亦伴着黎龘的声音:“都说了,要打爆你们的狗头,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

所有人都惊骇,发生了什么?

噗!

宇宙中,有人在咳血,不止如此,他的面部与额骨四分五裂,被黎龘一拳几乎打爆!

闷哼声,怒喝声,在一刹那响起,不止一人中招,刚才黎龘拳印如苍天,轰落下去时,竟是一人打诸敌,无差别攻击!

有人眉心裂开,鲜血四溅,有人额头出现一个窟窿,魂光激烈的闪耀,出离了愤怒,还有人披头撒发,头颅爆裂!

“打爆你们的狗头!”黎龘发声,这个时候,没人敢不当真了!

武皇相对还好,他避开了那不可思议的攻击,同时他终于落下了那终极一刀。

“千古匆匆,大道沉坠,谁能挡我一刀?古今谁堪与我为敌?!”

***

广告一则,何常在新书《男人都是孩子》,长大不容易,40才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