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4章 撼动阳间古史的巅峰大对决

武皇出山!

蛰眠这么多年,他从未露出过真身,当日与九号一战也不过是一件兵器演化虚身而已,他一直在闭死关悟无上法。

现在,因为黎龘再现,活着归来,他忍不住了。

昔日最强的一次大对决,他吃亏了,尽管他的弟子一直在说,黎龘在背后下黑手所致,可他自己从不辩解。

因为,交战那么长时间,略负一筹的确为真,他不会去多讲什么。

现在,黎龘是从大阴间回来的吗?

武皇血气弥漫,直接惊世间,整片天地都在共振,漫天的血光淹没了北方大地,实在是古今仅有的几次撼世异相。

太吓人了,震撼阳间,连所有的老古董,从史前神话时期走来的老家伙们都惊悸了,阵阵胆寒。

此时的武皇乱天动地,无可匹敌!

那只探出的大手截断了岁月,扰乱了诸天的稳固,一切都在崩塌,秩序断裂,规则磨灭,大道都要崩了!

传说成为现实,大阴间的古老门户浮现,黎龘归位,武皇出击,这一连串的变故让阳间大乱!

轰隆!

一只大手覆盖苍穹,妖邪与骇人之极,天上地下都在轰鸣,大道起伏,千般规则、万种秩序重新排列,像是在迎接君王,呼唤道祖,恭请武皇降临!

打爆时空,只手遮天!

武皇的那只大手到了,即便相隔亿万里,跨越了不知道多少大州,大手依旧洞穿虚空,来到阴州上方。

这是无敌之姿,大势养出,试问世间谁可匹敌!?

武皇出山,直击阴州,将出大**。

这不光是对黎龘下手,也要对大阴间的门户进攻吗?

呵!

一声冷哼,那拄着大旗的身影动了,霍的抬头,望向高天,一条手臂轻震,一刹那,竟然是斗转星移,岁月流淌,天塌地陷。

所有人都石化了,灵魂都僵固了,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星河在倒挂,那太阳在反向运转,逆了轨迹,那时光瞬息倒流,那宇宙星河铺天盖地而下,无尽秩序交织,贯穿古今!

他手中的大旗猎猎,旗面一展,简直要改写历史,再立当世,一切似乎都将重塑。

举世无声,所有人都如泥塑木雕般,全都定在原地,睁大瞳孔,盯着这一幕。

这是巅峰对决,是属于睥睨阳间古史的两位究极生物的巅峰大对决!

“轰隆!”

仙光冲霄,道祖物质沸腾,一下子像是撕裂了阳间,贯穿了三十三重天!

恍惚间,人们看到,地府轮回路真的出现了,被那巅峰对决的能量映照了出来,各族生灵皆可观到模糊古路。

同时间,上苍仿佛也被映照出隐约的轮廓!

太可怕了,这震世一击让各族不少天骄都绝望,觉得此生都难以仰望到这种战斗路的尽头,差距太大。

这不是时间能够抹平的距离,哪怕让他们修炼万古,永不衰老,保持血气巅峰状态持续进化,也走不出这种境界的百里路。

这是超越时代的大对攻,也是让人茫然让人沮丧的一次璀璨演绎,令各族的翘楚、许多天纵生灵都于此刻失去了傲气,磨掉了曾经的强大信念。

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又让人绝望的辉煌一战,短暂却永恒。

秩序瓦解,规则焚烧,万道轰鸣,古往今来的一切都像是被熔炼了,举世茫茫,仿佛都成为洪炉的一部分。

直至一切光芒消退,渐渐平息。

天地寂静,许多强者依旧呆若木鸡,宛若失去灵魂。

让人惊愕,让人难以言语,即便这么无敌的一次大碰撞,阴州以及阳间大地也没有破损,连一株草木都未凋零,连一片黄叶都不曾坠落。

那种攻击力,那种无匹的威势,气吞山河,蒸干瀚海,绝对很容易,完全不成问题,可是现在大地上波澜不惊,无物损毁。

这实在惊人,令人难以置信。

人们越发的震撼,这是对能量掌控到了极致的体现,精细化的把握达到了巅峰的地步,妙到毫巅难以形容,远远不够。

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能量外泄去伤损到山川万物以及世间的进化者,这就显得……更可怕了。

楚风的身上起了一层冰冷的鸡皮疙瘩,他在暗自擦冷汗,庆幸没有跑去阳间的北方,没有去武疯子的家门口蹦跶,也庆幸有石罐在手,可遮掩天机,不然的话估计没什么好下场。

这种生物当真是恐怖的过头了,乱古慑今,实在是不该真实浮现于世间!

这时,阳间各地,许多人也都才回过神来,都觉得从头凉到脚,包括一些大人物都在心惊肉跳,心中蒙上一层阴影。

武皇的大手退散了,而黎龘的大旗也静止了。

轰!

不过,下一刻动静更大了。

因为,武皇彻底出世,不再仅是一只手探来,而是真身走出极北之地。

霎时间,天塌地陷,整片阳间世界都像是容不下他的真身了,时隔千古后,武皇第一次露出道体,走出闭死关的苦寒之地。

一条大道,从阳间极北之地蔓延出来,速度太快了,向着阴州贯通而去。

大道璀璨,照耀古今,仔细看的话,那完全都是由金色的能量大道莲花铺就的,形成不灭的路径,自武皇山门一路南下!

即便是亿万里之遥,在这种生物的脚下,也根本不算什么。

这个时候,武皇南下,可谓是短暂的罢战,全天下都安静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人们知道,更大的暴风骤雨要来了,大道都在轰鸣颤栗,即将出现不可想象的一战,撼古动今朝!

未战之际,阴州大旗下的黎龘身影开口了。

他双目幽邃,此时很是深沉,话语具有穿透力,撼天动地。

“我就想知道,当年是谁下手弄了个黑狗皮袋子罩我头上,狗血喷头。”

此话一出,阳间各地寂静。

人们张口结舌,全都无言。

不久前还让人感觉可悲,凄凉无比,可不知道为何,黎龘这种话语一出,顿时让人觉得气氛完全变了。

于此之际,域外,隔着浩瀚天幕,诸天中某片不知道的残破空间中,一只黑色的大狗早前也被惊动,关注阳间,现在也是表情呆滞了。

在它身边有一口宏大的残钟,一具人形腐尸伏在上面,流淌出不正常的黑色帝血!

那只黑狗很苍老,腰都直不起来了,牙齿几乎落光,毛发暗淡的要脱落干净了,它表情呆滞过后咬牙切齿,仅有的几颗参差不齐的烂牙咬的咯吱咯吱作响。

“当年,谁他么偷了本皇蜕下的半张带血的皮毛?!”

它的投影落了下来,话语也在天际激荡,让许多人都清晰感应到了,一瞬间世间安静了,人们目瞪口呆。

便是那条贯通南北的璀璨大道路上,武疯子都是脚步一顿,换作常人那就是一个大踉跄,直接摔倒了。

连他似乎都被惊呆了。

黎龘的话语,再加上这只黑色巨兽的阐述,让悲伤凄凉的画风完全变了,再也感觉不到凄怆的过往。

尽管三条龙战旗下,那个人依旧佝偻着身体,满面沧桑色,可是,却似乎让人不怎么可怜同情了。

不过,一些老怪物发呆过后,却又是一阵阵的惊悚!

首先,有人震惊于那只苍老的黑狗的出现,并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它的身份,一些活过漫长岁月、贯穿过纪元轮回的生物洞悉了它的身份,始终都未觉得【 】好笑,而是深深的震撼。

有些生物的心跳都要停止了,因为,这头黑色巨兽的来头太大了,曾经追随过真正的……至高者!

它曾经跟随过不止一位天帝!

再去深思,那几位昔日的无上强者还在吗,是否真的彻底死去了?让人满心的怀疑。

那个时代真的结束了吗?曾经打到诸天破落,彻底断道!

那一时代,魂河都在哀鸣,四极浮土都在飞扬,从不出世的真地府轮回路都被焚烧,崩塌一片又一片。

然而,属于那几人的时代,属于至高无上的帝者的年代,终究是成为过往,那些人衰败,永逝了。

这只狗还活着,本身就是世间最大的奇迹!

“它在说什么,它蜕下的半张带血的皮……”

有人细思后,总觉得脊背都在发寒,连老怪物们最终都颤栗了,这只黑狗蜕皮吗?从史料记载来看,答案是否定的。

它讨厌掉毛!

有人记得,史书记载它似乎被重创过,被人剥过皮。

现在看来,有人剥了它的皮,而后轰向了黎龘?!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年代太可怕了!

这是一桩悬案!

即便黎龘说的令人发笑,那只狗咬牙间也不是很沉重,可是,这绝非一件正常与轻松的旧事,其间的诡异与可怖,越是细想越是瘆人,令人心中冰寒,觉得阵阵发毛。

轰!

某一片壮丽的山河中,有史前的古老的强者没控制住,自身的洞府都崩塌了一大片。

他在深思时,没有控制好自身的强大气机。

主要是今天发生的事太可怕了,各种乱子纷至沓来,一些老怪物的心都乱了。

“喀嚓!”

同一刻,让人心胆皆颤的事情发生,阴州那里,古老门户,连接大阴间的那道可怕金色裂缝再次发出脆响,门户像是在开启,剧震不已。

在天下人失音,都在身体发凉时,又有人开口。

“现在的年轻人真没素质,你们一次又一次的震,震了天上,震地下,震了阳间,震阴间,震了现代,震古代,震了时光真忧伤,他么的,总是吵的老年人睡不着觉,实在太恶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