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2章 让武皇失态的人

那是什么?!像是有一个位面倾塌了,沉落下来,覆盖了苍茫大地,整片阴州都在大崩!

白发女大能的脸色煞白,没有一点血色,身体出于一种本能居然在微微颤抖,她看到了究竟是什么。

像是位面在坠下,遮蔽了整片世界,它破烂不堪,其实是……一面旗帜!

一面原本应该很熟悉、打了多少年“交道”的战旗,却因为岁月实在太久远,早已在记忆中渐渐模糊下去的无上大旗,它又出现了,如今略显陌生!

它曾经可以覆天,能够遮蔽日月星海,号令天下,究极旗帜一出,天下莫敢不从!

可是,它不是早已消逝,一切尘归尘土归土了吗?怎么会在今日又一次现身。

黑色的大旗巨大无边,真的堪比一片位面降临!

整片阴州浩瀚无垠,可却在它的下方发抖,苍茫宇宙星空都在颤栗。

旗面上腐坏,破烂处像是一口又一口黑洞,吸收一切能量,域外的行星等都有些坠落下来,被吞掉了!

“嗷!”

龙吟响起,震动九天,威慑九幽,一条血色真龙悬空,昂首而嘶,体形太粗大了,磅礴无边,挤压满天地。

一时间,龙威铺天盖地,古今未有之大凶兽出世!

这条赤龙从头到尾长也不知道多少亿里,横贯整片阴州,一州之地都只是堪堪承载住它的身形。

阴州自古至今都是一片黑色的冻土,没有生灵栖居,不然的话这条赤龙出现的刹那,万灵皆会成片的凋零。

那种气息太可怕了,能量泄露出丝丝缕缕就足以碾裂大荒,蒸干大河,削平一州之地。

吼!

又是一声大吼,一条同样体积的黑色大龙出世,遮盖阴州,宛若自大阴间复苏,其气息冰冷刺骨。

这条龙依旧有一州之地那么长,它的出现,像是冰河时代回归,黑暗与死亡覆盖大地,阴寒刺骨。

那是大阴间的气息!

接着,一声龙吟再响,震动了古今未来,一时间时光都四分五裂,在混乱的乾坤中飞舞,古今要颠倒。

那是一条黄金色的真龙,霸道无边,皇者之威浩荡,君临人世间!

三条龙出世,昂首并肩而行,在此时现于阳间,庞大的真身抵满阴州。

“是他……真的是那个人!”

白发女大能的双唇都显得很苍白,声音发抖,灵魂都在颤栗,盯着那三条遮盖苍天的磅礴真龙,她被压制的要软倒在地上。

而这里是寒州,虽然毗邻阴州,但毕竟还有很遥远的距离呢。

她认出了一切,知道了是谁在归来!

三条龙战旗,世间只有一个人以此为徽记,没有人敢冒充,也根本效仿不出来。

“黎龘……大黑手黎三龙回来了!”白发大能凌瑄像是梦呓般,感觉到了冰寒刺骨的冷意,她简直难以置信。

那个人……不是死了吗?诸天共知!

他突然殒落在史前时代,被认为是阳间有史以来最大的悬案,怎么会在今天突然再现?

一条龙血淋淋,杀气滚滚震荡九天;一条龙漆黑若深渊,宛若要吞掉大宇宙星海;一条龙黄金光华映照古今,皇道之威压盖诸天,号令天上地下!

三条龙整体都绣在那张如同位面倾塌下来的巨大无边的近乎腐烂了的旗面上,这就是传说中的三条龙战旗!

白发女大能凌瑄感觉头皮都要炸开了,这简直不能相信,黎龘回归?天塌地陷般,影响实在太大了,让人惊悚!

尤其是对他们这一脉来说,大黑手黎龘宛若乌云压顶,灾祸如滔,这个人再现,意味着大风暴!

武皇霸道,一身修为盖世绝伦,让天下各教莫不胆寒,无不畏惧。

若与之为敌,必有大难,身死道消,所以阳间各地无不惧怕武疯子!

可是,对于凌瑄等人来说,黎龘一样可怕,武皇一系的人看这个大黑手,就如同天下人看武疯子似的,会胆寒!

她不会忘记,当年她的师尊,本已经盖世无敌的武皇,在提及黎龘时都脸色铁青,那是从未有过的神色。

一向以来,武皇都沉寂,不动如山,稳若天渊,唯有黎龘的讯息能让他破功,面色会变。

白发女大能清楚的记得一幕,有一天,她那意气风发、无敌天下的师傅,曾头破血流而归,非常狼狈。

据悉,武皇一生中仅有的这次败绩,就是遭遇黎龘,被他暗中偷袭,伏击下了黑手,从而受伤。

这个让武皇都曾披头散发、额头流血的大黑手居然复活了,太不可思议,怎么会如此?!

白发女大能相信,此时师门若是监测到这里的动静,多半要乱了。

事实上,阳间极北,武疯子一系所在地,比白发女大能凌瑄想象的还要乱一些。

当凌瑄的那位苍老的大师兄齐天宇通过宝镜监测到阴州的这一幕后,手中一哆嗦,将宝镜都差点丢出去。

“黎龘?!”他心中发堵,整颗心脏跳动剧烈,宛若一面天鼓在擂动,震的附近的弟子门徒全部口鼻溢血,额头都龟裂了,神级门徒几乎都炸开,横飞出去,连神王级门徒都满身裂痕,软倒在地上。

“祖师!”一群人惊骇大叫。

齐天宇亲传的几位天尊也是脸色发白,嘴角溢血,迅速上前,搀扶住齐天宇。

这种动静惊动了全教上下,武疯子的另外几位亲传弟子,但凡在这里的也都迅速赶来,出现在此地。

“师兄!”

“发生了什么?!”

几人都带着疑惑之色,满脸惊容。

“你们看,黎龘再现世间!”齐天宇低声道。

此话一出,满场寂静,武疯子的另外几大弟子无不震撼,顿时心惊肉跳,迅速看向那面宝镜。

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武皇也有旨意,要监测阴州,从未改变过。

纵然武疯子杳无音信、不见弟子、自身闭死关的时代,也有专人在执行这一旨意,可见他重视的程度。

而今居然真的有的动静,大黑手再现?

这是说师尊有先见之明,早已预料到阴州会出大事,还是说,曾经进行过缜密的推演,洞彻黎龘未死?!

“只见破烂的战旗,不见人归,说不定只是虚惊一场,与黎龘无关,或许是连接大阴间的最为古老的皇门开启了。”武疯子的另一位女弟子说道。

当年的一些人都知道,黎龘因为一件突兀的事怒发冲冠,要进攻大阴间,不久后暴毙。

几人猜测,或许只是大阴间的门户当年被撼动了,现在开启了,而并不是黎龘回归?

这是他们尽量向好的方面去想,实在不愿相信黎龘复活了。

此时,几人都头皮发麻,心中阵阵惊悸,哪怕相隔亿万里之遥,也感觉悚然与惶恐,当年将他们的师傅都打了个头破血流的人,实在……太可怖了。

“无妨,即便是黎龘回归又如何,还真能奈何我等不成?他见得是师傅的对手,当年两人厮杀了八百多招都未分胜负呢!”

“没错,黎龘当年太无耻了,偷袭师傅,暗中下黑手,这简直是无敌生物中的败类!”说话的人多少有些心虚,感觉脖子都在冒寒气,说到后来都微不可闻了,仿佛怕黎龘听到。

连他师傅都敢打的人,绝对可以轻松捏死他,尤其是那个人太无良与凶残,曾一言不合就将某一史前凶焰滔天的混沌级恶兽扔进瓦罐中红焖了吃,骨头都没吐出来一块!

关于大黑手的传说,实在太多了。

“当年,是师傅联合地下世界的人弄死黎龘的吗?”一位亲传弟子暗中传音道。

他都不敢直接开口了,怕被人听到,最为担心的是怕被黎龘感应到,那种生物太玄秘,万一对他有想有念就能觉察,太骇人了!

“不知道,有传闻是地下世界的几个黑暗源头做局弄死他的,也有传闻是他想攻打大阴间,被对面的无上生物给弄死的,还有人说他是被诸天万道给熔炼了,遭了天谴,亦有人说他压根就可能……没死!”

“不可能没死,当年,他黎龘的魂灯都熄灭了,而且被监视了万载,魂灯都未复苏,这说明即便有一缕真灵遁走,踏上轮回,却也转世失败了!”

昔日的传闻太多,黎龘的红颜横死,有人说是阳间人所为,也有人说是大阴间通道开启一缕缝隙,有可怖生物降临击杀所致。

所以,当年黎龘发疯,大动干戈,可也因此而失去了分寸,随后意外暴毙。

寒州,楚风震撼,他拥有二次异变、达到不可思议程度的超级火眼金睛,自然望穿了苍茫的天地,看到了阴州的情况。

“大阴间要与阳间相连了吗?自古都在传说中的真正阴间要出现了?!”

楚风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阵阵的毛骨悚然。

所谓的小阴间,也就是地球所在的宇宙,那根本不是真正的阴间,按照阳间人的说法,那只是一片废墟,一片坟场而已。

真正的阴间,或许现在要出现了!

还有,那三条龙战旗,不是老古他大哥黎龘的徽记吗?此时此刻,楚风头皮发麻,他一下子联想到了太多的事。

这一天,阳间各地都在颤动,许多名山大川都在发光,都在轰鸣,随着三条龙战旗的出现而异动。

一些活化石,一些沉睡也不知道多少个时代的老怪物,都在今天被惊醒了,不由自主的复苏。

毫无疑问,第一山那里也出现异常,九号再现,盯着阴州方向,一阵失神。

一时间,天下震动,诸天强者皆失色!

“大哥,你回来了吗?!”在一片废墟中,老古满脸泪水,大哭出声,有些压抑,也有些激动难自禁。

“大哥,你是霸道的,无敌的,可也是痴情失败的,当年,你走的太突然,冲冠一怒,要伐大阴间,怎么会突然暴毙了!?”老古难以释怀,到了今日他都不知道黎龘究竟是怎么死的。

不过,他始终相信,黎龘无敌天上地下,不应该这样死的不明不白,早晚有一天还会再出现。

他等了一世又一世,今天终于等到了。

极北之地,最为黑暗之所,一双猩红的眸子睁开,最后又化成金色的眼眸,大道涟漪阵阵,盯着阴州方向!

武疯子的几位弟子,齐天宇几人心悸,而后又都激动不已,师尊这是彻底要出关了吗?这个时候清醒再好不过。

阴州,三条龙战旗缩小,而后不断的坠落,到了后来一个枯瘦身影出现,拄着战旗,满头灰白的发丝,身体有些佝偻,摇摇欲坠,站在了阴州的大地上。

他发出了一声低吼,像是呜咽声,有些沧桑,有些凄凉,也有些让人觉得压抑不已。

他持三条龙战旗回归,可是,他的状态,他的气韵等,却给人一种凄凉可悲感。

()

搜狗